公司新闻 SHANGQIAO
High precision safety worry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公司新闻 >

中国人的家里都有些什么?


 

按:除了搬家,我从来没想过要把家里的物什全部搬到房子前面,与它们拍一张合影——这太疯狂了——这需要付出繁重的体力劳动,更可怕的是,这个行为打乱了物体摆放的秩序和对于家庭空间的感知。当站在所有家当之外,而非置身于整齐摆放的家当之中时,我猜想我一定会被巨大的惶恐所笼罩,因为无所依附和凭借而感到无所适从。
 
然而,当我看到《中国国家地理》图片编辑马宏杰历时十年拍摄的《中国人的家当》时,我并未觉得不安。倒是仿佛跟着他走遍了中国的村村寨寨,从哈尔滨到三亚,从绍兴到墨脱,走进很多家庭,仔仔细细打量。一件瓷器、一架车碾、一张渔网、一方八仙桌、一尊红木椅、一铺旧床、一口深坛、一头家猪、一群母鸡,到处是深厚的博物之美与文化之美,中国人丰富多彩的栖居地生态一览无余。不仅如此,马宏杰还认真为每一个进入镜头的家庭立了小传——家庭成员分别生于何年何月、从事哪种职业、家族故事几何、粮食收成丰歉等等,在某种程度上,这本摄影集由此具有了来自田野考察的人类学民族志的特征,在“唯视觉至上”的纪实摄影评价体系中便更显得弥足珍贵。
 
《中国人的家当》构成的图景向我们揭示了当下中国社会生活状态的内部结构,将原生态家庭生活呈现出来,以物的形式展示出中国当代环境中的生活哲学。在这种主观寻找中国生态的过程中,艺术家建构起现实与虚构之间的关系:真实的内部空间被虚拟地呈现在外部空间中,将中国家庭的境遇展现出来,直接穿透观众的视觉目光。这看似悖论的场景实际上是中国历史大转型中被遮蔽了的东西。如果不是艺术家用直接的方式呈现出如此明确的家当图景,我们会对中国人家庭中的器物组织视而不见,即便见到也不思考,这是艺术家巧用影像艺术强力介入我们的知觉的结果。
 
——美术批评家 王春辰
 
 
北京市北苑小区人家
 
 
北京市顺义区大孙各庄镇顾家庄村人家
 
 
河北省邯郸市武安市长寿村北台人家
 
 
河北省迁西县潘家口水库人家
 
 
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樊集乡鲍湾村耍猴人家
 
 
河南省郑州市花园口黄河上的人家
 
 
浙江省绍兴市水乡人家
 
 
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桠溪镇韩桥村人家
 
 
江苏省宜兴市徐舍镇民主社区人家
 
 
安徽省黄山市南屏村人家
 
 
江西省景德镇市卢窑人家
 
 
湖北省利川市谋道镇向阳村4组人家
 
 
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县屯堡傩戏人家
 
 
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县芒信乡海东村芒旧新寨人家
 
 
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同心县下马关长城边上人家
 
 
甘肃省张掖市山丹县峡口村人家
 
 
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甘谷驿镇小张河村人家
 
 
青海省共和县倒淌河镇梅雅村小泊湖人家
 
 
山东省聊城市莘县妹冢镇草佛寺村人家
 
 
山西省忻州市老牛湾村人家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王岗镇华滨村
 
 
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满族镇北蓝屯8组人家
 
 
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南石山村制作唐三彩的人家
 
 
陕西省铜川市印台区陈炉镇上街人家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市鄯善县
吐峪沟麻扎村三小队人家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兴安县白石乡水源头村秦家大院
 
 
湖南省凤凰县黄丝桥古城人家
 
 
重庆市奉节县小寨天坑人家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晋元镇五龙乡夏江村人家
 
 
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嵩口镇中山村耀秋厝大院人家
 
 
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海原县李旺镇九道村人家
 
 
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南长滩村人家
 
 
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阿勒腾乡团结村人家
 
 
西藏自治区墨脱县珞巴族人家
 
 
海南省三沙市西沙群岛七连屿北岛上的人家
 
 
海南省三沙市南沙群岛赤瓜礁的士兵人家
 
 
海南省三亚市崖城镇城西村委会人家
 
我为什么要拍“家当”
(节选)
 
文 | 马宏杰
 
家当这个选题我拍摄了10年之久。
 
什么是家当?我对它的理解就是“家里的东西”。
 
大约在5岁的时候,我就跟着父母进了城,住在父母厂里分配的20平方米的房子里,房间里有一张大床、一张小床,一个方桌和四个凳子,这些都是公家的,是不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当。如果生活中还需要什么家当,可以向厂里的后勤处申请。
 
后来父亲在寄卖店里花了10元钱买了一台电子管收音机,这是我们家的第一件家当。那个年代我父亲每个月的收入只有48元钱。
 
1977年,父亲花了100元钱做了一个两开门且带抽屉的大立柜,拉回来的时候家属院的人都很羡慕,那是我们家的第一件家具。
 
1978年,当时刚刚经历改革的中国的电视台正在播出一部国外电视连续剧《加里森敢死队》。我们家属院的孩子们晚上都往有电视的邻居家里跑,挤着去看电视。有一次我和弟弟被邻居给轰了出来。父亲知道后就去洛阳电视机厂买了一台电子管组装的黑白电视机,为了让电视有些颜色还买了一张三色贴膜贴在电视机上。一个月后,等《加里森敢死队》播完,父亲又把这台电视机给退掉了。
 
在父亲、大伯和爷爷奶奶分家的时候,父亲只分到4斤黄豆,因为家里只有两口窑洞,他就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直到1980年我毕业,我们家的全部家当加起来也不够800元钱。
 
因此,在家当的拍摄当中我选择的大多是中国的基层百姓,他们家里本身就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敢于拿出来让人看看。我也试图拍摄一些煤老板或者其他有钱人家的家当,但我发现这很难,因为他们不会像普通百姓那样敢让别人看到他们的家产。当然,这也是一种隐私,我应当尊重人家的选择。
 
对一个国家来说它的财产就是子民。对一个公民来说,他的财产就是劳作后得到的收获,这个收获的最后形式是拥有财产且被国家认可和保护。
 
这趟飞机的头等舱机票是3万多元,旁边的旅客告诉我说3万块钱坐头等舱只为睡得舒服,不值。然而经过12个小时的飞行,当你睡醒后会突然觉得能躺着睡上一觉的旅行真好,这时候你才会理解创造财富和利用财富的价值。
 
登机回国的时候,一个中国人看我们拿着大包小包,便问我是回家吗,我说是。什么是家?家就是:你从这里走出去,还惦记着回来。所谓家当,其实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家”。
 
 
摄影师马宏杰与《中国人的家当》
中信出版社
2015年5月出版



货物追踪 价格/时效 营业网点 加入朱氏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7 zhushi56.CN 朱氏物流 版权所有
宜兴最专业的集物流专线和货运配载、宜兴仓储转运为一休的现代化物流公司
地址:宜兴环科园梅园村梅东